铁匠铺:锤打淡去的厚重

庙岭西街有个打铁铺,由夫妻俩经营。丈夫叫尹传爱,今年61岁,精瘦、中等的身材,虽言语不多,但做起事来很有一套;妻子叶福云小他一岁,体格健壮,快人快语,干练中显精…

铁匠铺:锤打淡去的厚重

庙岭西街有个打铁铺,由夫妻俩经营。丈夫叫尹传爱,今年61岁,精瘦、中等的身材,虽言语不多,但做起事来很有一套;妻子叶福云小他一岁,体格健壮,快人快语,干练中显精细。

1

打铁铺设在尹传爱家的楼房前。

炉火正旺,夫妻俩将一根粗壮的螺纹钢,打造成建筑工地上用的撬杠,一头尖细,另一头扁曲。红炉中燃烧的是泥浆状的烟煤,小型鼓风机吹进炉膛,煅烧的钢材埋在炉膛的煤中,烧到发红变软。尹师傅左手握铁钳,夹住末端发红的螺纹钢,随后立马放在铁墩上,右手握铁锤用力敲打。

打铁是费力气的辛苦事,本是男人干的活,叶福云却干得很好。她抡起大铁锤,上上下下挥动起来,丈夫锤打煅件哪个部位,她就锤打哪个部位,两人眼到、心到、手到、力到,配合十分默契。听那叮叮当当的节奏,铿锵有力。

叶福云的祖父叶传有,1949年前就是庙岭有名的铁匠,其父叶家焱(今年84岁)是祖父的好帮手。家里的打铁铺主要打船钉(造船和维修船专用的铁钉),也打农具和日用品。

祖父病故后,叶福云的父亲带着2个弟弟经营打铁铺,农业合作化时,加入了庙岭铁木社,多年后,铁木社改制,家里又开起了红炉。上世纪80年代初,中国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大小农具需求量大增,打铁铺生意红火,夜以继日叮叮当当。1981年,叶福云的爱人尹传爱成为叶家焱的徒弟,抡起了大锤子。

改革开放后,叶福云的2个弟弟离开了打铁铺,做起了建材生意,父亲也日渐老去,打铁铺缺少人手。泼辣、能干的叶福云便当起了丈夫的副手,撑起了打铁铺的“半边天”。

2

锤打造型时,尹传爱将锤打的一端放进水中浸润一两秒钟,他说这叫“见火”,可以增加煅件的坚硬度。

打铁铺的一侧堆积了数百件电钻钻头,末端呈锥形,用久了,尖端被磨损变粗钝,需要在红炉上加热到发红,重新锤打,水中“见火”,恢复其原貌。“这些撬子、钻头,都是左岭新城建筑工地用汽车送来加工的。周边的左岭、葛店、大湾等地都没有打铁铺,我在庙岭又是独家经营,所以生意还不错。”尹传爱说。

历史上,铁匠铺是靠打造农具生存。在现场,看到他家打造的洋镐、钢钎、钢凿等工具,却鲜有农耕器具和生活用品。

原来,庙岭紧邻鸭儿湖,是葛店开发区和东湖高新区的接壤处,建设工地多,种地的已经不多了,农耕器具没人买,至于像菜刀、锅铲等生活用品,大部分被工业机械生产所代替。这些日常用品,工艺好、材料好(多为不锈钢)、加工快、成本低,既光洁,又美观,自然更受消费者欢迎。

尹传爱夫妇打造的农具,用起来顺手吗?

叶福云豪爽地带笔者去见识他们亲手打造的农具。

来到栈嘴村敬天湾,弃车步行。湾里小路,杂草丛生,时有泥水,叶师傅走在前面,怀抱岁余小孙子快步前行,我们紧紧跟随,来到翠竹掩映的一栋楼房前,这是她家的旧居。

打开门,叶师傅从屋里拿出许多件农具,有挖泥土用的宽板挖锄、窄板挖锄、双齿挖锄,有锄草用的锄头,种菜用的小锄头,翻地用的铁锹,拔湖草的铁齿扒,捉鱼用的七星叉,割麦、割谷用的沙镰(有锯状齿)、弯镰(只有弧形刃口,无锯状齿)等。

尹传利是尹传爱的堂兄,他把收藏的农具搬到院子里,有犁、耙、耖等。尹传爱向笔者介绍,犁的主要部件是由铁打造的,弯刀形的耙齿、菱形的耖齿,都是铁匠打好后安装在木质框架上的。犁是用来犁地、犁田的,耙是用来弄碎泥土的,耖是用来划碎田泥,使之松软并呈水平状。早稻收割后,田里的稻茬密密麻麻,泥土板结,此时就要用耖将稻茬埋入泥中使之腐烂,才能插二季稻秧。这都是以上工具的专长。

看到昔日自己和丈夫共同煅造的各种农具,叶福云很是高兴,话也多起来。

3

“麦到小满一夜黄”,意思是小满节气后没几天就要割麦子。农忙的日子里,每年四月前后,打铁铺最忙。

沙镰头年用过,刃口、锯齿已被磨损,今年开镰割麦前必须将沙镰在红炉回火、用刀锉齿,才好使用。锄草的锄头用久了,刃口磨损严重,短一大截,也需要红炉回火,加上一截铁,并在刃口嵌进钢,让刃口更坚硬、耐磨和锋利,这叫杠锄头。

就在这间小小打铁铺里,发生过很多的小故事,见证了当年的农忙。

一天傍晚,一位中年汉子风风火火来到打铁铺要沙镰,说是才从打工的梅州赶回来,第二天要割麦,要求天亮时来取沙镰。尹师傅说:“按先来后到的顺序,你得明天晚上才能拿到沙镰。但我特事特办,你坐等一下,等搞好了沙镰,你带回去就是了。”中年汉子喜出望外,连声道谢。

一位老太婆提来一把磨损厉害的锄头,要求“杠”一下,并说明要等自己卖了麦子后再付钱。尹传爱知道她为丈夫治病,现负债累累,并痛快地说:“给你杠,不收钱,唯愿你家老伴早日病好。”后来,老婆婆做了炕饼送给尹师傅夫妇。

千年铁匠铺,热心手艺人。铁匠的声望来自手艺人的手艺,淬火最关键。淬火,就是把打好的钢刀放在炉火上烧红,然后立刻放入冷水中适当浸润,让它骤然冷却,钢刀便会变得坚韧又有弹性。

这一过程,过去全凭经验,要求把握得恰到好处。煅造一把好钢刀,与烧热的火候、冷却的程度、水质的优劣和温度等有密切关系。

尹传爱说,现代的钢材都有标号,按号淬火,比如螺纹钢钢性低,加热至红,还要红中带白,在水中淬火,时间较长;弹簧钢钢性高于螺纹钢,只用加热至暗红色,离炉短暂冷却,再入泥浆中淬火(泥浆比水淬火慢,且时间长)。车床加工的齿轮,如果要增强韧性和硬度,则要在炉中加热,于机油中封闭淬火。

小小风箱,熊熊炉火,铁匠铺没有现代化钢铁厂的高精尖,却有钢铁厂里没有的故事,故事记录着一门古老的手艺,也在留住淡去视野的厚重身影。

Back to Top